2019年9月18日 會員服務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忘記密碼 客服電話:4006728810 粤11选五走势图 法律咨詢 案件委托 找好律師
登錄注冊 - 粤11选五走势图|给我搜一下福彩3d开奖结果
  您現在的位置:粤11选五走势图 >> 優秀裁判文書 >> 優秀民事裁判文書 >> 裁判文書詳情
優秀裁判文書
上傳人評語:合同必須嚴格遵守。如果合同義務有先后履行順序,先履行一方怠于履行給后履行一方履行合同造成困難的,后履行一方因此取得先履行抗辯權,并有權要求對方履行全部合同。
 
大慶凱明風電塔筒制造有限公司與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判文書
(2013)民一終字第181號

粤11选五走势图 www.enrhu.com 上訴人(原審被告、反訴原告):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文化大廈19層。

法定代表人:王原,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寇立耘,北京市環球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文高連,北京市同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反訴被告):大慶凱明風電塔筒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龍江省大慶市高新區(開發區)新發街28號。

法定代表人:張慶生,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亞蘭,黑龍江龍電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趙國新,黑龍江超悅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銳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大慶凱明風電塔筒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明公司)一般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黑龍江高院)(2012)黑高商初字第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31129日開庭審理了本案?;窆鏡奈寫砣絲芰⒃?、文高連,凱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亞蘭、趙國新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黑龍江高院一審查明:201095日,凱明公司與華銳公司簽訂了WX3MW10009號《華銳風電SL3000/HH90陸上低溫型塔筒買賣合同》(簡稱塔筒買賣合同),約定凱明公司出售給華銳公司3MW陸上低溫塔筒64套(包括塔筒、基礎環及塔內鋼結構),合同分兩期履行,201131日前交付32套,合同價格12140/噸,每套塔筒暫定305.75噸,每套塔筒總價3711805元,合同總價款為237555520元,最終總價以雙方依據買方圖紙核定噸數為準。合同價格包括設備、技術資料、技術服務等費用,還包括稅費、運雜費、保險費等與合同有關的費用。大慶和平牧場車板上交貨。同時約定“當板材、法蘭市場價格浮動大于等于附件1中板材、法蘭價格的5%時,供貨價格據此調整”。附件1載明塔筒板材重量261噸,按圖紙要求,塔筒板材噸均價6042.6元(含6%消耗)。付款方式為銀行電匯或承兌?;窆駒謔盞嬌鞴咎嶠壞囊黃謐薌?/span>10%的財務收據后15日內支付一期總價10%的預付款,即11877776元??鞴駒諞黃諍賢璞附換跚?/span>30天向華銳公司提交一期總價款20%的財務票據,華銳公司驗明無誤后30日內支付一期總價款的20%,即23755552元。在一期基礎環全部到現場并驗收合格后,華銳公司收到30%的收款收據及雙方共同簽署的設備到貨驗收單15天內支付一期總價款的30%,即35633328元。16臺套貨到現場并驗收合格后,華銳公司收到15%的收款收據及雙方共同簽署的設備到貨驗收單15天內支付一期總價款的15%,即17816664元。另16臺套貨到現場并驗收合格后,華銳公司收到15%的收款收據、一期總價款100%的發票及雙方共同簽署的設備到貨驗收單15天內支付一期總價款的15%,即17816664元。塔筒安裝后一年質保期滿后30天內,華銳公司支付10%的尾款,即11877776元。二期價格和付款方式與一期相同??鞴居Π湊蘸賢娑ǖ氖奔浣換鹺吞峁┓?,如凱明公司無正當理由拖延交貨,要加收誤期賠償和/或違約終止合同。如凱明公司可能遇到妨礙按時交貨和提供服務的情況時,應及時以書面形式將拖延的事實、可能拖延的期限和理由通知華銳公司?;窆居】旖釁蘭?,并確定是否同意延長交貨時間以及是否收取誤期賠償費。延期應通過修改合同的方式由雙方認可。賠償費第一周按遲交貨物交貨價的0.5%計收,第二周按1%計收,誤期賠償費最高限額不超過貨物合同價的5%。除華銳公司同意外,凱明公司不得將本合同設備的全部或部分分包給第三方,如違約華銳公司有權根據合同第14條規定進行索賠。合同經雙方法定代表人或委托代理人簽字,加蓋合同專用章之日起成立,風電場核準文件下發之日起即刻生效。2010126日,黑龍江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核準了大慶和平風電場項目。

2010112,華銳公司通過傳真形式通知凱明公司,因大慶和平牧場項目施工進度提前,將合同約定的基礎環交貨期由201131日改為2011115日至315日,筒體及附件交貨期由201131日改為2011315日至615日,交貨數量由32套變更為64套。2011113日,凱明公司回復華銳公司,關于變更交貨期限及交貨數量的通知已收到,該公司已與法蘭及板材供應商簽訂采購合同,但需支付預付款,如華銳公司5日內不能支付64套塔筒的第一筆預付款,將導致法蘭及板材的供貨周期延后一個月,基礎環及塔筒的供貨周期相應延遲一個月。雙方共同確認供貨期限提前后,預付款及進度款仍按合同約定的條件及比例給付,但供貨數量以及付款數額的計算應以64套塔筒為標準計算。實際履行中將凱明公司開具收據的條件變更為華銳公司付款前,按華銳公司實際可支付的貨款數額為其出具收款收據??鞴景叢級ǔ鼉吡訟嚶Φ氖站?。

2011126,凱明公司發給華銳公司《關于大慶和平牧場3.0兆瓦風機塔筒項目撥付合同預付款及確認塔筒價格調整的函》,載明“按合同約定,貴公司應在合同生效后支付我公司合同總價款10%的預付款,計2375萬元。但貴公司僅于20101223日支付1400萬元。我公司在貴公司剩余975萬元預付款尚未支付的情況下,積極定購原材料,至目前已經定購64套塔筒全部法蘭,并支付1400萬元預付款。已經定購64套塔筒基礎環用板材及試驗用板材約1040噸,支付貨款700萬元。在此期間,我方與供貨商一再商談剩余板材訂貨事宜,目前得到的最低板材訂貨均價(含運費含稅)已達6197/噸。依據合同約定,板材市場價格浮動大于約定的5%時,塔筒成品供貨價格據此調整。塔筒價格構成中板材均價為6042.6元(含6%損耗),去除損耗板材采購均價(含運費含稅)為5700.57/噸(6042.6÷1.065700.57元)。目前市場價格已經比雙方簽訂合同時約定板材價格比較已上浮8.71%。鑒于上述情況,請貴公司盡快支付項目剩余預付款975萬元,同時確認由于板材價格上漲對塔筒成品單價的調整。價格調整也可依據我公司最終實際購買價格計算進行。如果貴公司未能在2011126日給予書面回復,我公司視同貴公司已經確認同意上述事項,我公司將與供貨商簽署板材采購合同,以便及時供貨?!被窆居詰比棧馗?,“請貴公司立即對剩余鋼板訂貨,以免耽誤交貨期,合同剩余預付款我公司會盡快與業主方聯系,盡早付給貴公司。對此我公司深表歉意。合同價格調整事宜以后協商?!?/span>2011215日,凱明公司就塔筒項目預付款及確認塔筒價格調整事宜再次致函華銳公司,載明“我公司于2011126日發函征得貴公司同意,又墊資1347萬元訂購了54mm規格的64套塔筒板材,截止至目前,為該項目鋼板采購共墊資達2077.5萬元。近日,我方與供貨商一再商談所有剩余板材訂貨事宜,目前得到的所有剩余板材訂貨均價(含運費含稅)已達6196/噸、門框已達19860.35/噸,并且依舊有強勁的上漲趨勢,如按此價格計算,本次擬采購費用將達到9129萬元。依據雙方合同約定:板材市場價格浮動大于約定的5%時,塔筒成品供貨價格據此調整。塔筒價格構成中板材均價為6042.6元(含6%損耗),去除損耗板材采購均價(含運費含稅)為5700.57/噸(板材價格=6042.6/1.06=5700.57元)。如按此采購計劃執行,整體項目所用全部板材噸均價將達到6640元,價格上浮13%。目前,針對本項目,僅鋼板一項,我方已墊資2077.5萬元,結合公司實際情況,本次鋼板的采購工作(9129萬元)我公司已無法進行,鑒于上述情況,請貴公司盡快支付項目剩余預付款975萬元及備料款4752萬元,同時確認由于板材價格上漲對塔筒成品單價的調整。價格調整也可依據我公司最終實際購買價格進行計算。如果貴公司未能在2011217日前給予書面回復,我公司視同貴公司已經確認同意上述事項,我公司將等待貴公司支付相應款項后與供方簽署板材采購合同,以便及時供貨?!笨鞴凈狗直鷯?/span>2011315日、928日、113日、1111日、121日、125日,2012328日向華銳公司發函,要求華銳公司給付拖欠的貨款,否則將停止供貨?;窆菊攵?/span>2011125日函的回復意見為,該公司應付款71266656元,已付61555552元,尚欠9711104元將在本周支付。因凱明公司沒有出具塔筒基礎環有效的質量證明文件,且凱明公司無法提供存在質量問題的32套基礎環的第三方探傷報告,也未出具質量承諾函,故凱明公司主張的基礎環交貨款71266656元及塔筒交貨款17816664元暫時不屬于應付款項。20111221日,華銳公司通知凱明公司后續32套塔筒供貨請參照大慶綠源風力發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綠源公司)項目設備吊裝進度計劃表,于20111222日前排出生產計劃并通知華銳公司。2012221日,華銳公司通知凱明公司從即日起按每21套塔筒的進度供貨。2012319日,華銳公司通知凱明公司按吊裝現場進度要求于2012319日至422日分期將第4864套塔筒供貨至現場。2012420日,華銳公司通知凱明公司,要求將塔筒單價由12104/噸,調整為9950/噸?;窆居?/span>2012720日、88日兩次通知凱明公司到該公司協商吊裝誤工費、辦理合同價格變更手續及剩余9套筒體的供貨事宜。2012816日,凱明公司向華銳公司發出《關于塔筒買賣合同履約問題的答復函》,要求華銳公司繼續履行合同,接收剩余9套筒體,給付尚欠的貨款,對塔筒價格調整進行確認?;窆居?/span>201293日復函凱明公司,稱《塔筒買賣合同》是在《肇源新龍順德49.5MW風電項目風力發電機組買賣合同》和凱明新能源公司與華銳公司簽訂的《風電機組買賣協議》基礎上簽訂,凱明公司單方撤銷上述兩份合同,雙方達成的塔筒采購價格及相關條款不能成立。20121025日,華銳公司再次致函凱明公司,要求凱明公司到北京對誤期賠償費、合同價格的變更及剩余塔筒供貨事宜進行協商。

還查明,20101030日,凱明公司與秦皇島奧通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通公司)簽訂買賣合同、2011130日與秦皇島兆家宇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兆家宇公司)簽訂買賣合同、2011223日與大慶高新區華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鴻公司)簽訂買賣合同,向上述三公司購買Q345E等型號鋼板17350噸,共計支付109304462.58元,所購板材噸均價為6300元。

華銳公司于20101129日付款1000萬元、1213日付款400萬元,201132日付款9755552元,2011426日付款2000萬元,20111128日付款1780萬元,20111216日付款37833328元,20111231日付款2000萬元,201246日付款500萬元。總計付款124388880元。

凱明公司從2011422日開始交付基礎環,當月交付4套基礎環、6月交付11套、7月交付10套、8月交付7套、9月交付26套、10月交付6套,總計64套??鞴居?/span>20118月交付2套筒體、9月交付2套、10月交付6套、11月交付9套、12月交付12套、20121月交付4套、2月交付8套、3月交付9套、4月交付3套,總計55套。

華銳公司于2012131日與哈爾濱紅光鍋爐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紅光鍋爐公司)簽訂103MW低溫套筒采購合同。

另查明,因凱明公司生產的基礎環、法蘭存在裂紋、燒傷和劃傷等情況,各方需于2011426日在塔筒車間召開了現場會,凱明公司就板材可能存在的潛在風險于2011523日通知華銳公司,并承諾盡快拿出解決方案。對于發現的基礎環裂紋、法蘭外翻等問題,各方此后多次召開會議協商解決辦法,并采用第三方檢測、返廠維修、對生產工藝及焊接工藝進行調整,以及通過華銳公司聘請專家等方式進行解決。經各方共同努力,凱明公司交付的64套基礎環及55套筒體均已安裝完畢,并經華銳公司驗收合格。

201075,華銳公司與凱明(大慶)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明新能源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書》,約定發揮各自優勢,合作建設風力發電項目,促進雙方共同發展壯大。雙方之間將相互給予最優惠的價格及服務,保證項目的順利實施。201095日,華銳公司與肇源新龍順德風力發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龍德公司)簽訂《49.5MW風電項目風力發電機組買賣合同》。同日,華銳公司與凱明新能源公司簽訂《風電機組買賣協議》。2011713日,凱明新能源公司通知華銳公司解除雙方簽訂的《風電機組買賣協議》和華銳公司與新龍德公司簽訂的《49.5MW風電項目風力發電機組買賣合同》。

華銳公司與綠源公司簽訂了《設備延遲供貨賠償協議》,該協議載明,綠源公司與華銳公司簽訂了大慶和平、敖包、新立、五棵樹風電廠風機設備供貨合同,因華銳公司供貨不及時造成風機設備吊裝工作嚴重窩工,四個電廠窩工損失總計9537233元??悸且蚵淘垂咀式鴆壞轎壞賈律璞縛鈧Ц恫患笆幣彩竊斐曬┗醪患笆鋇腦?,經雙方協商,華銳公司賠償窩工損失650萬元,其余損失由綠源公司自行負擔。

另查明,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金融機構20101020日至20101226日間六個月以內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5.10%;20101226日至201129日間六個月以內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5.35%;201129日至201146日間六個月以內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5.60%;201146日至201177日間六個月以內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5.85%、六個月至一年的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6.31%;201177日至201268日間六個月以內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6.10%、六個月至一年的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6.56%;201268日至201276日間六個月以內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5.6%、六個月至一年的貸款基準利率為年利率6%。

雙方當事人因涉案合同項下的貨物交付及貨款支付發生糾紛。

凱明公司提起訴訟,請求判令:(一)繼續履行合同,華銳公司接收剩余的9套筒體;(二)華銳公司給付塔筒貨款112009744元;(三)華銳公司支付延期付款利息直至給付之日時止;(四)華銳公司承擔本案的訴訟費。

華銳公司提起反訴,請求判令:(一)凱明公司支付延期交貨的賠償費11877776元;(二)凱明公司支付業主索賠損失650萬元;(三)將塔筒價格由每噸單價12140元調降至9950元,合同總價減少42852920元;(四)凱明公司就貨物的質量問題向華銳公司出具符合要求的質量承諾函;(五)凱明公司承擔本案的訴訟費。

黑龍江高院認為,凱明公司與華銳公司于201095日簽訂的《塔筒買賣合同》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又無導致合同無效的其他法定情形,且已經黑龍江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核準,故該合同自2010126日起生效。該院對本案焦點問題論述如下:

(一)關于案涉《塔筒買賣合同》未全部履行的違約方如何確定的問題。該合同簽訂后,華銳公司于2010112日通知凱明公司變更合同約定的交貨時間和數量,凱明公司同意對交貨時間和數量的變更,雙方實際亦按此履行,故華銳公司應以64套塔筒的總價款為基礎,支付預付款和各階段的進度款。按合同約定,華銳公司應按供貨進度分六次付款,即華銳公司應于201118日前支付預付款23755552元,但華銳公司僅支付1400萬元?;窆居τ?/span>2011422日前支付第一筆進度款47511104元,華銳公司僅于426日支付2000萬元?;窆凈褂τ?/span>20111019日基礎環全部交貨后給付第二筆進度款71266656元,華銳公司未按期付款。至201246日華銳公司最后一次付款時(已過第四筆進度款付款時間201213日),華銳公司總計付款12438.888萬元,尚不足以支付第二筆進度款。合同履行期間,凱明公司多次以書面形式向華銳公司催要預付款及進度款,但華銳公司仍未按約定付款,故華銳公司的上述逾期付款行為已構成違約?;窆舅渲髡旁?/span>20117月至20124月間分四次以銀行承兌匯票形式向凱明公司支付2500余萬元貨款,被凱明公司拒收,但其未能提供有力證據證明,且合同約定可以以承兌匯票方式支付貨款的前提是在約定期限內付款,華銳公司在逾期付款的情況下仍以遠期承兌匯票付款,不符合合同約定,即便凱明公司拒收,并不違反合同約定??鑾?,即使加上此部分款項,華銳公司仍未按約定履行付款義務。雖然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凱明公司存在未按華銳公司通知時間交貨的情形,但其已書面通知華銳公司,如不按期付款,供貨時間將延誤。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以下簡稱合同法)第六十七條關于“當事人互負債務,有先后履行順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權拒絕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債務不符合約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權拒絕其相應的履行要求”的規定,華銳公司負有先給付預付款及各生產階段進度款的義務,前述已說明華銳公司從給付預付款開始一直處于違約當中,凱明公司有權拒絕其交付貨物的請求,故即便凱明公司未按時交付貨物亦不構成違約。至于華銳公司主張合同履行過程中出現的產品質量問題,盡管凱明公司交付的貨物在生產過程中確實存在一些產品質量問題,但經過雙方共同努力,特別是華銳公司的大力幫助,對出現的質量問題已經及時進行了處理,交付的64套基礎環和55套筒體已安裝完畢,業經華銳公司驗收全部合格。故在目前情況下尚不能確定凱明公司交付的產品仍存在質量問題?;窆竟賾誑鞴舊牟反嬖謚柿課侍?,進而導致延期交貨,構成違約的抗辯及反訴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對其要求凱明公司支付延期交貨違約金和賠償金的反訴請求,該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凱明公司有關調高塔筒價格的主張能否成立的問題。根據《塔筒買賣合同》約定,“當板材、法蘭市場價格浮動大于等于附件1中板材、法蘭價格的5%時,供貨價格據此調整”,但對于何為“市場價格”以及市場價格如何確定,雙方在合同中并沒有約定。庭審中,凱明公司與華銳公司均認可全國有數量眾多的板材市場,目前沒有統一的市場價格,無法確定哪一個地區的價格可以代表板材的市場價格,且板材的價格受地域、品牌知名度、產品質量、經銷商等級、購買數量、運費,甚至談判技巧等諸多因素影響,雙方亦不能確定一個共同認可的市場價格?;窆舅渲髡龐Χ園宀牡氖諧〖鄹窠屑?,但雙方當事人對應以哪一地區、哪級經銷商、何質量標準為依據等確定板材市場價格的基礎條件無法達成一致,故本案不具備進行司法鑒定的條件?;窆疽參茨芴峁┲ぞ葜っ骺鞴鞠虬巒ü?、兆家宇公司及華鴻公司采購板材的價格明顯高于同等條件下其他銷售商的價格,且華銳公司提供的奧通公司給其的報價單中有些板材同等條件的價格還要高于凱明公司的實際購買價格?;諳鐘兄ぞ?,可以確認凱明公司實際購買板材的噸均價6300元即為市場價。對于該價格是否達到了合同約定的調整條件,應以其與合同附件1載明的價格比較。附件1僅載明塔筒本體及基礎環重量為261噸,按圖紙要求,筒體板材噸均價6042.6元(含6%消耗),未載明簽訂合同時板材市場價或雙方約定的板材購買價。雙方當事人均認可應統一條件,以購買板材的噸均價或以含損耗的價格相比。但雙方對合同約定“筒體板材噸均價6042.6元(含6%消耗)”的性質存在爭議,華銳公司認為該價格就是含損耗的價格,應以其與實際發生的6300/噸進行比較,但合同中6042.60/噸對應的是塔筒成品上板材的重量261噸,并非生產一個塔筒所需全部板材的重量,合同注明“含6%消耗為6042.6/噸”,亦表明其不是購買價,該價格與實際購買的噸均價6300元不是同一條件,不能直接進行比較。鑒于凱明公司2011126日、215日在對華銳公司兩次致函中均已載明合同約定筒體板材噸均價6042.6元(含6%消耗)對應板材采購均價為5700.57/噸,并列明了計算方法,華銳公司在答復中對此并未提出異議,并要求凱明公司立即訂貨及合同價格調整事宜以后協商,故華銳公司的主張不能成立??鞴竟郝虬宀畝志?/span>6300元與合同約定的5700.57相比上漲了599.43元,上漲幅度為10.52%,超出了合同約定的5%標準,故對供貨價格應予調整。而對于供貨價格如何調整,雙方當事人在合同履行過程中雖表示對此問題進行協商,但至本案訴前及訴訟中仍未能協商一致。由于案涉板材價格的變化屬于市場價格的正常波動,雙方當事人在簽訂合同時已預見到,并有明確解決方案。所以,這種價格上漲屬于正常市場風險。雖然雙方對供貨價格如何調整未能協商一致,但考慮到雙方在這種市場風險解決方案中已明確約定即價格浮動若不超過5%則不需調整,也就是說不超過5%的漲幅是凱明公司在利潤率內可以和愿意承受的,除此之外的,則不應由其承擔。鑒于此,華銳公司對超出5%的部分,即供貨價格上浮5.52%,13113064.70元應予承擔。

(三)關于華銳公司主張調減塔筒價格的理由能否成立的問題?;窆局髡?,凱明公司、凱明新能源公司與新龍德公司是關聯公司,其與上述三公司分別簽訂的合同也具有關聯關系,即凱明新能源公司與新龍德公司向其采購風力發電機組,其才向凱明公司采購塔筒,且將塔筒價格確定為12140/噸,遠高于當時市場價格。現凱明新能源公司解除了與華銳公司簽訂的風電機組采購合同,凱明公司與華銳公司約定的塔筒價格12140/噸失去了存在的基礎,應調整為當時市場價9950/噸。雖然凱明公司與凱明新能源公司的出資人均有香港凱明公司,新龍德公司是凱明新能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但三個公司均為獨立法人,華銳公司與凱明新能源公司簽訂的《戰略合作協議書》,僅約定雙方之間相互給予最優惠的價格及服務,華銳公司所簽三份合同中并未約定彼此間互為存在的基礎,以及各方因此均提高了合同價格。故華銳公司主張調減案涉合同價款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如凱明新能源公司解除合同給華銳公司造成損失,其可依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另行主張權利。

(四)關于華銳公司未接收的9套塔筒應否繼續履行的問題。前述已說明華銳公司構成違約,在此種情況下,華銳公司未通知凱明公司停止生產,即于2012131日向紅光鍋爐公司采購10套塔筒。且與此同時,其還于2012221日致函凱明公司要求嚴格按每21套的進度供貨,2012319日再次致函凱明公司要求確保最后9套筒體在20124月份供貨。但其在2012420日紅光鍋爐公司提供的10套塔筒到達現場后,即以凱明公司提供的塔筒以前出現了質量問題及擔心凱明公司不能按期供貨為由單方終止履行合同,拒收凱明公司生產的筒體。其單方終止履行合同的行為既不符合合同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也不符合法定解除合同的條件,其行為亦有悖誠實信用原則,構成違約。故凱明公司要求繼續履行合同的主張成立,華銳公司應接收剩余的9套筒體。

(五)關于應如何確定華銳公司尚欠貨款數額的問題??鞴疽丫弒噶聳S?/span>9套筒體的交付條件,并履行了交付義務,由于華銳公司單方拒收,導致合同未能全部履行。因《塔筒買賣合同》約定全部塔筒貨到現場并驗收合格后,華銳公司支付總價款15%的貨款,華銳公司的拒收行為阻礙了付款條件的成就,故華銳公司拒收筒體時應視為付款條件已成就,華銳公司應按合同約定給付該部分貨款。合同約定最終總價款以雙方依據買方圖紙核定噸數為準,雙方當事人對已交付的塔筒未進行核定,現均表示不能由雙方核定,且均對合同約定價格無異議,故合同總價款應為合同約定價款237555520元加上華銳公司承擔的板材價格上漲費用13113064.7元,總計250668584.7元??鄢?/span>10%的質保金25066858.47元及華銳公司已付124388880元,華銳公司尚應給付凱明公司101212846.23元。

(六)關于凱明公司主張逾期付款的損失能否成立的問題。由于雙方簽訂的《塔筒買賣合同》中對逾期付款的違約責任未作約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第四款關于“買賣合同沒有約定逾期付款違約金或者該違約金的計算方法,出賣人以買受人違約為由主張賠償逾期付款損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為基礎,參照逾期罰息利率標準計算”的規定,凱明公司有權對逾期付款的損失予以主張。結合本案實際情況,應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上浮40%的標準計算各段違約期間的損失,即華銳公司從201118日欠9755552元預付款,至201131日還清,此期間損失109565元?;窆咀畛儆τ?/span>2011422日基礎環交貨時支付第一筆進度款47511104元,其于426日支付2000萬元、20111128日付款1780萬元,20111216日付款9711104元,此期間損失為1596608元;華銳公司最遲應于20111029日,基礎環全部交貨后的第15日支付第二筆進度款71266656元,其于20111216日付款28122224元,20111231日付款2000萬元,201246日付款500萬元,第二筆進度款尚欠18144432元,截止20121231日,第二筆進度款損失為2765363元?;窆居τ?/span>2012118日給付第三筆進度款35633328元,至今未付,截止20121231日,第三筆進度款損失為2944699元?;窆居τ?/span>201251日給付第四筆進度款35633328元,至今未付,截止20121231日,第四筆進度款損失為2053217元。板材價格調整華銳公司應承擔13113064.7元,扣除10%質保金,其余款項應于201251日給付,截止20121231日,該筆款項損失為680024元。截至20121231日凱明公司的損失為9469452元。從201311日至判決確定自動履行期限內的實際給付之日,以101212846.23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上浮40%計算。

此外,雖然華銳公司還要求凱明公司出具質量承諾,因雙方簽訂的《塔筒買賣合同》中對塔筒的質量要求及質量違約責任有明確約定,并預留10%的質保金,即便有不全面之處,相應法律亦有規定,其要求凱明公司為其出具無條件承擔質量責任的承諾函缺乏合同及法律依據。

綜上,黑龍江高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百六十一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第四款的規定,判決:(一)繼續履行《塔筒買賣合同》,凱明公司于判決生效后30日內將剩余9套筒體交付華銳公司;(二)華銳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給付凱明公司尚欠塔筒價款101212846.23元;(三)華銳公司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給付凱明公司20121231日前賠償款9469452元,201311日至判決確定自動履行期限內的實際給付之日賠償款以101212846.23元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上浮40%計算;(四)駁回凱明公司其他訴訟請求;(五)駁回華銳公司的反訴請求。本訴案件受理費649195.98元,由凱明公司負擔58013.72元,華銳公司負擔591182.26元。反訴案件受理費347958.48元,由華銳公司負擔。保全費5000元,由華銳公司負擔。

華銳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1)駁回凱明公司一審訴訟請求;(2)判令凱明公司支付延期交貨的誤期賠償費11877776元;(3)判令凱明公司支付因其延期交貨造成的業主索賠損失650萬元;(4)判令將爭議《塔筒買賣合同》項下合同價格每噸單價12140元調降至9950元,合同總價237555520元調降至194701600元;(5)判令凱明公司就其交付貨物的質量問題向華銳公司出具符合要求的質量承諾函;(6)凱明公司承擔本案一審、二審訴訟費。其上訴主張的事實與理由是:

(一)關于違約方如何確定的問題。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凱明公司存在違約行為。1.凱明公司拒收承兌匯票構成違約,但一審判決對于華銳公司曾通過承兌匯票方式向凱明公司支付貨款而被拒收的客觀事實不予采信,屬于認定事實不清。2.按照合同約定,華銳公司僅對30%的貨款負有先付款義務,事實上預付款付清后凱明公司仍然遲延交貨,造成塔筒安裝工程拖延,其行為已構成違約。一審判決認定凱明公司雖未按華銳公司通知時間交貨的情形,但其已書面通知華銳公司,如不按期付款,供貨時間將延誤。即便凱明公司未按時交付貨物亦不構成違約。

(二)關于凱明公司調高塔筒價格的主張能否成立的問題。本案合同約定的鋼板價格是每噸6042.6元,板材和法蘭的市場價格與該價格進行比較以決定是否調整,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每噸6042.6元對應的是剔除了消耗的塔筒實際重量261噸。實際上6042.6元是含有6%消耗尚未剔除的價格。如果認為合同約定的“筒體板材噸均價6042.6元(含6%消耗)”是對應這261噸,那么合同對6042.6元約定的應是“剔除6%消耗”而不是“含6%消耗”。一審法院基于對每噸6042.6元均價性質的錯誤認定,得出了價格已經上漲超過5%,并據此調整合同價格是錯誤的。

(三)關于華銳公司調減塔筒價格主張能否成立的問題。本案《塔筒買賣合同》和《風力發電機組買賣合同》兩份合同之間的合同價格的確定具有關聯關系??饜履茉垂鏡シ澆獬斗緦Ψ⒌緇槁蚵艉賢返男形耆蘋盜吮景浮端猜蚵艉賢返募鄹袢范ɑ?。如果繼續按原合同約定履行將導致顯失公平,應當適用情勢變更原則予以變更?;窆疽蟮骷鹺賢劭畹姆此咔肭?,應當得到支持。

(四)關于華銳公司未接收九套塔筒應否繼續履行以及相應貨款是否應當支付的問題。由于凱明公司缺乏相應的技術能力和生產經驗,其在生產和交付本案合同項下基礎環和塔筒等設備的過程中存在各種嚴重質量缺陷,直接導致凱明公司無法按照雙方當事人協商一致的交貨期限完成交貨,并因此導致風電場業主的安裝施工計劃嚴重超期并造成巨大經濟損失。雙方當事人協商一致確認的交貨期限是2011315日(64套基礎環)和2011615日(64套塔筒)。實際合同履行過程中,凱明公司在2011422日才交付第一套基礎環,在2011817日才交付第一套塔筒。由于凱明公司多次違背承諾,無法按期交貨,為了確保風電場業主的施工進度,出于有備無患的考慮,華銳公司于2012131日向紅光鍋爐公司采購了10套塔筒。一審法院認定華銳公司以“塔筒以前出現了質量問題以及擔心凱明公司不能按期供貨為由單方終止履行合同”不符合解除合同條件并構成違約是錯誤的?;窆駒諞簧籩刑嶠壞拇罅恐ぞ菘梢災っ骺鞴居諧傺詠換醯難現匚ピ夾形?,這些違約行為是持續性的,并且造成嚴重后果;而華銳公司多次催告并且多次給予凱明公司補救的機會,最終在無法忍受的情況下才宣布終止合同,該行為有充足的法律依據。

(五)關于凱明公司主張逾期付款的損失能否成立的問題?;窆鞠蚩鞴就ü諧卸一閆狽絞街Ц痘蹩畹晃蘩砭蓯?。其拒收行為沒有合同依據,相關支付款項不應計息;9套塔筒并未實際進行交付,也并未根據本案合同第8.2條約定進行檢驗,根本不符合合同約定的貨款支付條件,不應計息;所謂“調高塔筒價格”款項根本不能成立,更不應計息;凱明公司未能根據本案合同約定按期收到貨款,與其自身交付的貨物存在嚴重質量缺陷和遲延交貨的違約行為有直接關系,應就此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一審法院不應以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上浮40%計算罰息。

凱明公司答辯稱,(一)其沒有違約行為。理由是:1、凱明公司沒有拒收承兌匯票。雖然其明確表示拒收承兌匯票,但并未做出拒收承兌匯票的行為,而是繼續接收了三筆共計1400萬元的承兌匯票。因此華銳公司主張凱明公司拒收承兌匯票沒有充分證據予以證實,據此主張凱明公司違約沒有任何依據。2、凱明公司沒有遲延交貨。合同約定延期應通過修改合同的方式由雙方認可,雙方雖未正式修改合同對交貨期限重新約定,但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已經通過信函往來對交貨期限進行了多次變更,也是以實際行為對合同的約定進行了變更確認,應視為對合同的修改。自合同履行時起凱明公司便開始書面催促華銳公司支付預付款,華銳公司不履行按時足額付款義務,應承擔遲延交貨的責任。(二)案涉塔筒價格應當上調。根據合同附件1約定,按圖紙要求,筒體板材噸均價為6042.6元(含6%消耗)。此處的6042.6元即為折算后的采購價格,而非直接采購價格,合同中約定直接采購價格為5700元(6042.6/1.06),是不含消耗的價格,而凱明公司實際采購板材的價格為6300元,也是不含消耗的價格,二者比較得出價格上漲10.52%的結論是正確的。合同第4條約定:當板材、法蘭市場價格浮動大于等于附件1中板材、法蘭價格的5%時,交貨價格據此調整。因此,交貨價格應當調整。(三)華銳公司主張塔筒價格下調沒有任何依據。1、本案合同價格是上調還是下調均應依據合同約定。如前所述本案合同第4條對合同價格調整有明確約定。此處的調整并不僅限于上調,也包括下調,如果在合同簽訂后,板材市場價格下浮超過5%時,合同整體價格也要據此下調,凱明公司也要承擔這一后果,價格的調整對雙方均具有約束力,權利義務是對等的。2、本案合同與案外合同價格無關聯。因為合同中沒有明確約定價格關聯;案外兩份合同的簽訂者分屬不同的民事主體,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在合同中不享有權利和承擔義務的主體根本不能成為責任的承擔者。3、華銳公司主張情勢變更的情形根本不存在,本案不適用情勢變更原則。4、華銳公司拒收9套塔筒實屬惡意,應承擔繼續履行并給付相應貨款的義務。5、根據《合同法》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華銳公司應當賠償逾期付款損失。

綜上,華銳公司的各項上訴主張及理由均不成立,依法應予駁回。

二審期間,凱明公司分別于2013115日、2014210日向本院提交《財產保全續封申請書》。經審查,其申請理由成立,本院遂通知黑龍江高院辦理了續封手續。

本院查明的本案事實與一審查明的事實基本一致。

二審庭審結束后,本院主持雙方當事人進行調解,但最終未能達成調解協議。

本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案涉《塔筒買賣合同》有效是正確的,本院予以確認。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情況,本院歸納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問題是:(一)案涉貨物上浮價格應否調整;(二)凱明公司是否存在違約行為,應否承擔違約責任;(三)華銳公司未接收的9套塔筒應否繼續履行;(四)凱明公司主張的逾期付款損失是否成立;(五)華銳公司的一審訴訟請求應否予以支持。下面逐一進行論述。

(一)關于案涉貨物上浮價格應否調整的問題。

本院認為,凱明公司實際采購塔筒板材17350噸,共支付貨款109304462.58元,每噸均價為6299.97元。根據《塔筒買賣合同》第4.1條的約定,當板材、法蘭市場價格浮動大于等于附件1中板材、法蘭價格的5%時,供貨價格據此調整。該合同的附件1約定:“筒體板材噸均價6042.6元(含6%消耗)”。筒體板材實際采購價格比合同約定的上浮幅度超過5%部分由華銳公司承擔,而合同履行中實際上浮幅度為4.26%,亦即合同約定每噸均價6042.6元與實際采購的每噸均價6299.97元之比例。據此,合同價格不應調整??鞴疽鑰鄢?/span>6%的價格5700.566元為基數與實際采購均價6299.969元之比例,計算出供貨價格上浮10.52%,這樣計算將本應由凱明公司承擔的6%的消耗轉嫁給華銳公司承擔,不符合合同約定?;窆竟賾詮┗跫鄹襠細〔壞?/span>5%的主張,具有事實依據,本院予以采信。一審判決認定供貨價格上浮10.52%是錯誤的,應予糾正。一審判決據此確認的華銳公司應承擔加付板材價格上漲費用13113064.7元,應從應付貨款中剔除。具體為:合同總價款237555520元,扣除10%的質保金23755552元及華銳公司已支付的124388880元,華銳公司還應支付凱明公司89411088元。鑒于目前尚有合同價33406245元的9套塔筒未交付,依約從中扣除貨物60%的預付款和進度款20043747元,剩余的13362498元,應從89411088元貨款總額中扣除,扣除后華銳公司應向凱明公司支付拖欠貨款76048590元及利息,其余13362498元在9套塔筒交付后15日內支付。

(二)關于凱明公司是否存在違約行為,應否承擔違約責任的問題。

本院認為,1.關于凱明公司是否拒收銀行匯票的問題。根據合同約定,華銳公司有權選擇使用銀行匯票付款。雖然凱明公司在有的收據中載明拒收銀行匯票不符合合同約定,但實際接受了銀行匯票,不構成違約。對于華銳公司主張的因凱明公司拒收銀行匯票導致銀行匯票被退回,因其舉證不足,本院不予采信。2.關于凱明公司是否遲延交貨的問題。鑒于雙方在合同履行過程中以信函方式變更了合同約定的交貨時間,應以變更后的交貨時間確認是否遲延交貨。據此,應認定凱明公司有遲延交貨行為。3.關于所交付貨物的質量瑕疵問題。雖然凱明公司交付的塔筒曾發現有質量問題,但發后現凱明公司及時進行維修處理,工程驗收合格,在保質期內未發現工程質量問題,應當認定貨物質量合格,凱明公司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三)關于華銳公司未接收的9套塔筒應否繼續履行的問題。

本院認為,凱明公司在交貨期間內交付這9套塔筒,不構成違約。其在依約投入巨資生產出的塔筒若不能出售,將會蒙受巨大經濟損失?;窆拘惺?a href='//www.enrhu.com/zs/TowKcaId13.html' style='color:red;' target='_blank'>合同終止權的條件未成就,擅自終止合同不發生終止的效力?;窆鏡男形シ戳似踉佳鮮睪推踉脊腦?,其關于尚未交付的9套塔筒不應再交付的主張,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判令華銳公司繼續履行合同并無不當,應予維持。

(四)關于凱明公司主張的逾期付款損失是否成立的問題。

本院認為,利息是本金產生的孳息,華銳公司長期拖欠凱明公司巨額貨款,構成違約,因此給凱明公司造成了利息損失。雖然華銳公司主張凱明公司無理拒收銀行匯票,但并無充分證據證明,不能免除其支付貨款利息的責任,故對其關于相關支付款項不應計息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本案中凱明公司并未請求華銳公司支付貸款基準利率上浮40%的利息,一審判決判令華銳公司支付貸款基準利率上浮40%的利息,已經超出凱明公司的一審訴訟請求。因此,本院不支持貸款基準利率上浮40%的利息部分,但對欠付貨款的應付利息予以支持。故改判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計算欠付貨款的利息。

(五)關于華銳公司的一審訴訟請求應否予以支持的問題。

華銳公司的一審訴訟請求涉及四個問題:1.關于凱明公司應否支付延期交貨的賠償費11877776元的問題。本院認為,盡管凱明公司存在延期交貨,但由于華銳公司從合同履行伊始就拖欠貨物進度款,且在交貨后長期拖欠貨款,經凱明公司多次書面催討,仍一直故意拖欠,造成凱明公司購買塔筒材料困難。該行為對遲延交貨產生了直接影響,況且凱明公司在催款時已書面告知華銳公司,如不及時支付貨款將遲延交貨,符合《塔筒買賣合同》第15.3條的約定。據此,雙方修改了交貨時間,直至最后9套塔筒的交付,華銳公司在交貨期未屆的情況下,又購買使用了第三方提供的塔筒。故對于華銳公司關于凱明公司應向其支付11877776元誤期賠償費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2.關于凱明公司應否支付業主索賠損失650萬元的問題。本院認為,第一,《塔筒買賣合同》第16條約定的誤期賠償不包括向業主賠償損失,華銳公司的該項主張沒有合同依據;第二,華銳公司雖與業主約定賠償業主誤期損失650萬元,但尚未向業主支付,不應認定其損失已經發生。故華銳公司的此項主張缺乏依據,本院不予支持。3.關于應否將塔筒價格由每噸單價12140元調降至9950元的問題。本院認為,凱明公司與凱明新能源公司均為獨立法人,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凱明新能源公司單方解除《風力發電機組買賣合同》屬于另一個法律關系,如有糾紛,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和法律規定處理。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履行《塔筒買賣合同》不存在利益嚴重失衡的情形,故不能適用情勢變更原則?;窆鏡鬧髡挪環稀逗賢ā匪痙ń饈偷南喙毓娑?,故對其下調塔筒價格的請求不予支持。4.關于凱明公司應否向華銳公司出具質量承諾函的問題。本院認為,質量保證金具有擔保性質?!端猜蚵艉賢返?/span>5.4.1條款規定,“如果屬于制造質量問題造成的買房損失,相關款項將從質量保證金中扣除?!彼降筆氯艘尋湊蘸賢級ㄔ諢蹩鈧鋅哿?/span>10%作為質量保證金,其目的就是一旦塔筒發生質量問題以此進行賠償。故華銳公司要求凱明公司再出具質量承諾函沒有合同依據。一審判決對華銳公司的此項請求不予支持是正確的。

綜上,本案一審判決認定事實基本清楚,但適用法律有誤,應予糾正?;窆鏡牟糠稚纖呃磧刪哂惺率島頭梢讕?,應予支持。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黑高商初字第9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四項和第五項;

(二)撤銷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黑高商初字第9號民事判決第三項;

(三)變更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黑高商初字第9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共應向大慶凱明風電塔筒制造有限公司支付尚欠塔筒貨款89411088元,其中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支付76048590元,其余9套塔筒貨款余額13362498元在交貨后15日內支付;

(四)華銳風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給付大慶凱明風電塔筒制造有限公司欠付貨款76048590元的利息,從貨款欠付之日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計算。

如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金錢給付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649195.98元,由凱明公司負擔129839.2元,華銳公司負擔519356.78元;反訴案件受理費347958.48元,由華銳公司負擔。

二審案件受理費939140.74元,由凱明公司負擔118236.45元,華銳公司負擔820904.29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李明義

審判員:張進先

代理審判員:王毓瑩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日

書記員:王楠楠


您認為本案判決如何?
 (0)  (0)
您對本案的評論:
提交評論
熱門評論
熱門評論加載中...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加載中...
  • 公眾用戶指南
  • 法律專家用戶指南
  • 特色服務
  • 客戶服務
  • 關于我們

客服電話:4006728810
地 址:北京市西城區廣義街5號廣益大廈9層 郵 編:150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傳 真:(010)83113702
法律家官方微信二維碼
優秀裁判文書上傳
標 題: * 標題不能少于5個字。
文書分類: * 請選擇文書分類
案 號: * 請填寫案號。
裁判日期: * 請填寫裁判日期。
法 院/仲裁委員會: * 請選擇 法院/仲裁委員會
裁判文書原件上傳:
* 內容不能少于5個字。
* 請認真填寫郵箱地址!以便接收裁判文書審核結果。
裁判文書正文